大金中央空调家用空调商用空调格力中央空调海尔中央空调三菱重工三菱重工海尔大金新风芬尼空气能热水器孙一鸣装饰金舍装饰冯博高端设计工作室北京铭艺装饰北京洪峰工程设计事务所大宅印象北京墅高高端设计服务机构大唐盛世圣点装饰聚合观境上层汇装饰党金善工作室李婷轻舟装饰品界装饰海润装饰元昊堂龙发装饰天图设计工作室赵俊岭工作室张旺工作室凯龙装饰唐慧空间设计牛红超工作室陈昭辉大宅印象程康大宅高亚峰大宅郭晓薇大宅黄文仟大宅刘孝斌大宅苗文杰大宅钮苗苗大宅苏坤大宅王志勇大宅魏广大宅温东大宅徐丰大宅张云大宅夏彩云圣点毕双双圣点李福国圣点孟龙圣点王海燕圣点张思远圣点张小倩圣点侯树奎侯英明王宏宇王文琳温晓东墅高赵丹墅高装饰-田建峰墅高装饰李虎墅高装饰—张律墅高宗英杰墅高柳丽娟马锦朔李硕华丽庭院王立文赵笑飞上层汇东胜上层汇上山间西山水印版上层汇李婷曹濛品界苗蕊品界孙勇品界闫巍品界杜军丽龙发龙发 周柳岐奥克兰风情小镇沧州御湖龙墅私人别墅新中式国赫红珊湾洋房欧式江南新城简约别墅鹿泉南苑洋房西山一号L户型别墅现代西山御园新古典别墅邢台展观办公项目唐慧空间设计机构唐慧郭蕾作品软装ISA作品李阳 Sunny 尹鑫媛亿亨国际陈飞亿亨亿亨陈天亮亿亨李同刚亿亨梁素霞亿亨彭金龙亿亨任莎莎亿亨田宇亿亨李帅装饰行业原乡墅美克家居A.R.T郁林木业家居行业索菲尼洛复式吊顶斯力高五金钟吉宏建材行业

“空气净化器进校园”要过几道坎

北京中小学究竟能否统一安装空气净化器,已成为公众关切的话题。12月26日晚,北京市教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当前做好校园空气污染防治措施的工作,必须综合考虑校园人员密集、空间密闭等因素,考虑各项安全管理措施是否到位,是一个需要系统考虑的复杂工程。北京教育行政部门已联合多方就此调研一年多,但因防护设备的安装必须经过科学论证,必须防止衍生出新的影响孩子健康安全的问题,目前暂无妥善解决方案。

  相关新闻链接>>>

  上海黄浦区某小学的部分家长,想自掏腰包,为孩子所在教室安装空气净化器。然而,家长这一提议却遭到校方拒绝。校方拒绝的理由是,类似做法没有先例,而且如果允许个别班级家长自费为教室安装空气净化器,会引起其他班级的攀比,校方比较难处理。(12月23日《新闻晨报》)

  12月24日,杭州某公办小学一位五年级家长向记者诉苦,他和几位家长想买一台空气净化器送到学校去,给班主任打了一个电话,班主任向学校汇报了,结果校长说没有先例,考虑到安全问题,不同意这个提议。(12月25日《钱江晚报》)

  空气净化器有用吗>>>

  去年11月至2015年1月,清华大学进行北京室内空气质量调研并公布《室内空气质量调研的数据分析报告》。北京市室外平均PM2.5(细颗粒物)浓度为91.5微克/立方米,居民室内空气平均PM2.5浓度为82.6微克/立方米。报告指出,是否使用室内空气净化设备对空气质量的影响很大。开启空气净化器对室内空气质量起到了显著的提升作用,无论室外值如何,室内值始终保持在15微克/立方米左右。(12月12日人民日报)

  尽快让空气净化器进校园

  雾霾肆虐,相比于成年人,中小学和幼儿园的学生作为未成年人,正处于身体发育的阶段,对雾霾伤害的抵抗力更加薄弱。

  学校是学生除家庭之外,身处其间时间最长的场所。多数家庭都会做好防霾措施,倒是绝大部分的学校没有防护措施,让孩子们直接暴露在雾霾天气中学习、活动。因而才引发了众多家长的担忧,要求学校安装空气净化器,甚至自愿众筹安装空气净化器。

  但是家长的呼吁却没有得到回应,甚至自费安装的要求也多数遭到了拒绝。尽管家长自费安装能解决“由谁来购买”的问题,但后续的维护费用、管理问题、以及可能带来的安全风险,却也是学校不得不考虑的。

  学校拒绝空气净化器进校园有其苦衷,但孩子的健康却等不起。因而当务之急是要扫清障碍,为空气净化器进校园创造条件,将其对孩子的伤害降至最低。

  首要条件当是教育管理部门出台明文规定,允许空气净化器进校园,并制定详细的管理细则,为学校接纳或主动安装空气净化器提供政策保障。其次是政府部门要拨付资金,帮助学校进行相关投资改造。第三,则是制定相关的法规,让空气净化设施在雾霾严重的地方成为学校的标配。

  当然,这些政策的出台以及推行,需要一定的时间。在此之前,学校也应该担起自身相应的责任,主动与政府部门对接寻求支持,也要加强与学生家长的合作,创新工作方式,如三方共同出资承担购买、电路升级的费用,后续的管理成本、维护费用则按照谁受益谁买单的原则,由学生家长支付,让一部分教室先行安装上空气净化器。

  治理雾霾是一项长期工程,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但孩子们的健康却经不起等待,让空气净化器进校园虽只是权宜之计、治标之策,但这是目前让孩子遭受伤害最小化的唯一方法,因而各方应当千方百计创造让空气净化器进校园的良好条件,呵护好我们的未来与明天。夏熊飞

  空气净化器进校园不容易

  北京中小学究竟能否统一安装空气净化器,已成为公众关切的话题。北京市教委给出的说法是,安装空气净化器无法保障学生的健康。比如说安装空气净化器之后,教室就得密封,空气不流通,就容易有细菌传播。其实这个说法不大能站得住脚,因为如果外面的空气不好,那么有没有空气净化器,我想门窗都得关上。反过来讲如果外面空气好,就把窗户打开,那也就不必开空气净化器了。当然,作为市教委和学校,是不大敢冒这个险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问题是,很多地方家长们并不要求学校来购买空气净化器,而是他们自己来出这笔钱,为什么学校仍然犹豫呢?我想这可能就不仅仅是健康问题了,这里面还涉及到了成本问题。

  先说第一个问题。这本来是几个家长想要捐赠空气净化器的问题,但接下来,一个教室有了,别的教室是不是也得有啊?一个学校有了,别的学校是不是也得有啊?如果是私立学校那没问题,但这是公立学校,讲究一个平等。而且现在的问题涉及到学生的健康,不能等闲视之。而当家长联合起来之后呼吁学校出这笔钱恐怕会变成主流声音。北京不就是在研究统一安装的问题吗?假设一个教室就是一千块钱的投入,那一个城市的学校都安装下来呢?这对于教育财政来讲就是很大一笔钱了。

  再来看第二个问题,空气净化器会产生后续费用。首先学校很可能需要对电力系统进行改造。然后电费是另一块成本,而这些成本很可能也会着落在学校身上。

  总体来说,对于全国的学校,空气净化器还是一个“奢侈品”,发生新闻的城市都是经济相对发达地区,而对于贫困地区,空气净化器带来的额外财政压力就更大了。对于经济条件比较差的地区和学校来说,不安装就是对学生的不公,安装又负担不了。

  当然,算这笔账的目的不是要否定给学生安装空气净化器的想法,而是说,当我们实施这一想法的时候,一定会遇到这一系列技术性问题,这里面有健康的权责问题,也有运营的成本问题。

  那么是不是可以折中一下,由学校和家长分担这笔费用,比如学校出管线改造费而家长出机器和电费。不过前面我们已经说了,并不是每个家庭都有能力和意愿分担这笔开支,他们更倾向于学校拿这笔钱,所以征得家长同意是这个办法所面临的最大障碍。那如果像新闻里所说的,允许由几位家长捐赠呢?这又可能给学生带来贫富观念上的冲击,造成学生间阶层的分化。于是,安装空气净化器的问题又变成了教育问题。

  所以说,给教室安装空气净化器在道理上没问题,但实践起来却并不容易。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马经理:15830185035/18931366866
邮箱:526891904@qq.com